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

尋找記憶


離開老家回到吉隆坡,開始了忙碌生活。鄉間和城間,不過是那一百公里的距離,然而卻是那麼大的差別。


上一篇寫到幾佪不是熱點的吃檔,在臉書發佈後,難得謝得勝兄留言,提醒了還有更多好吃的東西,好像阿華的nasi lemak。


談到椰漿飯,阿華的吃過了,的確是好吃,但不得不想起早年戲院前民強嫂的咖哩飯。多少年前,戲院旁的民強嫂,買她的飯可是要排陫了。民強嫂後來舉家搬到吉隆坡,這好吃的味道就消失在丹村的地圖上。


幾年前在馬大醫院偶遇到民強艘的大女兒阿娟,問問她還賣不賣咖哩飯,她驚言居然還有人認得她。但是,她媽的好料早就沒有繼承衣砵啦。


失去的味道還包括了拿督律師沈偉鴻老媽做的蹤子,只放在suku那裡賣,也是可以拿出來比較的味道。


失去的味道永遠留在七十前之十后那一代人的記憶中,現在新一代的有新的味道記憶來取代。


新的味道記憶,像林榮寶的經濟粉,簡單的味道,卻吃出一番風情。

二碼路斯耀老師的吃檔,對面林麗麗的雜菜飯,阿裕肉骨茶對面剛開的台式小吃,肯定將會新一代人留下新的味道記憶。

而兩三代人的集體回憶,則是三月做戲的吃檔了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南來嬸的釀豆付。駕著三輛摩哆的林財新,也是橫跨三代人的代表人物。

來丹村旅遊,只留下海洋和寶芝林的記憶 ,那肯定是片面的。但是,要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叫外來人留下太多的記憶是不可能的。

有一些是被人忽略的,像二馬路的潮安──潮洲餅家,是被忽略的寶物。潮安的潮洲餅,在古晉可紅到不行,叫做風吹餅,是西馬人遊古晉必買的餅。潮安給大家的記憶,是小時候家裡有女兒出嫁,他家的餅是當成喜帖來發,吃到阿pa的餅,就是有人要出嫁了。

唯有大家共同努力,才能讓他們知道更多。

還有碎碎的記憶,下次再分解。

1 則留言:

  1. 谢谢你让我们这些外地人认识丹村美食 :)

    回覆刪除